那个摆旧书摊的中年男人 [原创 2020-8-10 8:03:49]   
字号:

我谋食所在的S城也是一座小城。  

    在小城生活有一样大好处,上下班可以不用等公交车,挤地铁。从我家到单位是条很热闹的路,南北向,五六里长。这一路上有小超市,小烟酒店,卖早餐的门面,彩票店,药店,西医小诊所,幼儿园,包子铺,一家中医门诊……甚至还有一家寿衣店。  

    我喜欢在这条街上走,除了散步外,还能感受到一种生之乐趣。  

    这条街往北三四里,是个十字路口,一天到晚熙熙攘攘。因为已到城郊,路口西北角马路边上,有不少附近村子里的人在摆摊卖菜。地上常有些烂菜叶子,刮下的鱼鳞片,鸡毛鸭毛……一下点儿雨,路面上就汤汤水水,让人下不了脚。  

    路口东边是个小公园。说起来是公园,里面只有几棵大银杏树。其余绕公园围墙一圈的全是卖宠物的小门脸儿。卖金鱼的,卖猫的,卖宠物狗的,卖仙人掌的,卖花鸟的。每天下午公园场子中间,总有几桌麻将。一进公园门,就能闻到一股猫狗身上腥臭味儿,打麻将的人,倒悠然自得。  

    公园围墙外面,是一大片松树。靠马路的那几棵松树底下,摆着一个旧书摊。书摊很小。一张四尺见方的黄绿色帆布,已经磨白,边缘处露出线头。绿帆布上摆着一些过期的旧杂志,也有些老书:郭沫若诗选,革命烈士颂歌集,红岩……盗版的围城,植物常见病虫害防治,X的养殖……  

    还有一辆小三轮车,油漆都快掉光了,锈迹斑斑驳驳。车子上面摆的书厚一些,品相也好,所以得到了旧书摊主人的特殊待遇。有不少词典,地方志,还有一套毛泽东选集。这些书大都是有些年头了,书口处都泛黄,有霉点。  

    比书更灰头土脸的,是它们的主人。摊主看起来五十多岁,矮个儿,干瘦,三七开的分头。一身黑蓝色西服,九十年代的款式,洗得发白,成为摊主已经脱离时代很久的有力注脚。他戴着副黑框眼镜,镜片有罐头底厚。镜片后的眼睛很大,圆睁着,透着点儿神经质,还带点惶惑。他就像一个落魄的诗人,或是被清退了的乡村教师。  

    摊主刮风下雨酷暑天寒的日子都不出摊儿,看到他时,必定是春秋佳日,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。我平日里喜欢看看书,胡诌些小文章,看到这旧书摊,总是感觉有些亲切。只是这路口,车水马龙,市声喧嚷,怕没几个人会朝这书摊瞅上一眼。  

    我在旧书摊上花过四五钱,买了两本老连环画,跟摊主聊过几句。他正值盛年,怎么就不上班了?他何以为生?有老婆孩子要养活吗?都不敢问。我无端觉得他就是附近农村的,家里有房子有地,还有个能干的老婆,能由着他的性子。  

    天气好的日子,摊主就搬个小马扎,坐在松树底下,守着他的摊儿。中午买个馒头吃了,在三轮车上横架块木板,他能在上面眯个午觉。下午四五点,下班后,我常能看到摊主在摊子边上下象棋。跟他下棋的那个人没换过,看来是摊主的棋友。

    那人年纪跟摊主相仿,也干瘦,平头,衣着普通,总穿着一双黄跑鞋。他下巴尖,眼睛很大很有神,只是显得人更瘦了。要是夏天,天气还热,他们就在街对面小卖部买两瓶冰镇啤酒,边下棋边喝着啤酒,样子非常享受。我有些羡慕他们。  

    有次下班,我看书摊老板和他朋友下了会儿棋,往家走。路过小卖部,中年女店主叫住我:“你要小心点!”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诧异。“那个人是个耍手艺的。”女店主朝摊主棋友的位置呶了呶嘴。“耍什么手艺?”女店主伸出食指、中指,一夹,低声说:“扒手,小偷!”我有些不大相信,笑笑就走了。  

    半年后一天,路过十字路口,我看到旧书摊那里围拢了很多人,有些奇怪,就挤过去看看。书摊老板坐在地上,瘦长的腿伸成个“八”字。旧西服上沾了很多草屑,像在地上打过滚儿。他手上攥着张一百元钞票,神色很哀伤,还在有气无力地骂着:“你个黑心的东西啊!你个X子养的,骗老子啊!老子还不够遭业啊!你连我的钱也骗……”  

    周围还有人在劝他:“老板,算了算了,那人不会有好报,拿钱买药吃……想开点,想开点……”  过了会儿我才听明白,有人拿一百块买了几本书,摊主眼神不好,就找了他七十块钱。中午去买馒头,才发现那是张假钞。摊主在这儿已经哭了一下午了。  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钻了进来,一看,是摊主的棋友。他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从摊主手里接过那张钞票。“我来看看!”他背过身去,对着夕阳,把钱举得老高,“老林啊,你小子真是老眼浑花了啊!这钱没问题啊,你看看,这水印,这金线,清清楚楚!”  

    摊主听了,精神一振,抢过钞票,仔仔细细,翻来覆去地又端详了好几遍。嘿,还真没问题!摊主用袖子擦了擦鼻涕,傻笑起来,围观的众人都啧啧嘴,觉得真奇怪!  “走走走,”摊主的棋友拉起他,“到我家喝两杯去!”

    摊主收拾好摊子跟着朋友一起走了,人群散去。看着摊主跟他朋友在暮色中渐远的背影,我不禁想,要是摊主的那位朋友真是个小偷的话,那可是位德艺双馨的小偷。

    过了两年,园林局在公园外面的松树边上围了圈铁栅栏,我再也没有看到旧书摊主人和他的棋友……

阅读() | 评论()
  • 评论

   评论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 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
发表评论
内 容:
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:
(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)
和讯博客 | 意见反馈